49歲的電車夢 (日片)

49歲的電車夢 (日片)

 人們生活在一個想像理想能實現的社會中,從小到大被賦予一種自我說服的理想實踐上,但是人的生活往往是固定呆板的,許多理想與美麗崇景成為一生追求的夢靨,電影世界給予人們某些程度理想、夢想的提示與體驗機會,電影於是成為教育家、預言家或魔術師,希望觀眾能在其間尋找到一種自我實踐的動力,在近乎催眠的愉悅中,滿足一種社會逃避與追尋夢想的雙重目的上。

日片【49歲的電車夢】述說一位居高位的公司主管因為母親生病住院,同時一位被他裁員的廠長突然車禍去世,而感嘆生命的無常,回到家鄉見到兒時夢想的電車工作,體悟生活需要去爭取真正的興趣,於是放棄高薪而轉任電車司機,在電車工作中表現其關心乘客的執著,冒著被處罰的危險,也願代同事負擔錯誤的過失,一切的善都得到圓滿的結果,一切的追求與專注得到應有的尊重,常聽到說,生命是不可避免的過程,專心與服務的誠心會使生命獲得圓滿,一切虛榮與名聲都是生命中短暫的裝飾,看清每個人生命的意義是來自遠始差別人們的內在追求,無始以來的負擔促使人的生命朝向未知的未來,想過著良心與不後悔的工作會是一種宿命理想,真正有多少人能想清楚這一生要怎麼的生活與工作,大多數的人就只是像許多電影中的主角一樣,解決一件又一件的問題,希望結局能得到圓滿答案,編劇就像是無明,控制著看不到的戲劇條件,引導主角走到一切合理的結局,這過程不就是輪迴的一部份,人永遠在尋求內心深處的追尋上。

到底甚麼才是生命中應該追尋的?一切的價值來自於專注,專注生命過程的每一瞬間,努力完成這一生的使命,不論生命時間的長短都是有意義的,促使一切的善得到成就,一切的惡得到解脫與迴應,一切的價值不在世間的定論,而是經過的一切是否得到近一步的透徹,智慧來至於本始的領悟,慾望與理想是需要智慧解,電影像是鏡子,照到每個觀眾的內心,故事與主角就是觀眾自己。主角追求到電車司機的工作又能到什麼結局?需要觀眾去想想。(程予誠2013/4/20)

 

 

About tea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