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利的便當盒】(印度)

【史丹利的便當盒】(印度)

(Stanley’s Tiffin Box)

 ­    兒童電影受到各界的矚目,原因是可以從人類世界的下一代發展看未來兒童的可能性,但是先要從眼前的關注著手,同時兒童電影也受到嚴格的審視,是否侵害兒童的種種形象或權力,在拍片現場通常歐美要求會有兒童相關單位在場監督,不能有過於傷害兒童或是超時工作的事情,印度電影【史丹利的便當盒】受到相當多數教育界的重視,因為是用很輕鬆的演出方式談一個較為嚴肅的問題:兒童的午餐。

電影描述一個名叫史丹利的印度小孩,非常天真活潑討人喜愛,每次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就聲稱回家吃飯,事實是在街頭晃蕩,生飲自來水果腹,結果發現是沒有父母親寄住在親人家,每天回家做工到很晚,但是天真樂觀的性格能讓他有非常豐富的想像力,同學因此中餐都幫他準備,但是他的一位老師喜占別人便宜,常常藉故將同學為他準備的便當吃掉,故事由此展開。校內霸凌經常聽到,但是由教師所產生的不公平與差別對待卻是最不能讓人容忍的,同學間的純真互助在人生成長中非常重要,但是如果是經由教師所導致的不公與歧視是令當事人一生所難以忘懷的,為了一個便當,史丹利被逐出校園,看到他所承受的生活悲苦卻也仍然樂觀想像,這是常人所無法應對的,經常由大人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是充滿著歧視與現實,但是在孩子的心中,卻只能想到為何老師會如此對待貧苦的小孩,大人與小孩的世界彼此需要共融,孩童的純真在逐漸成長中消失,大人的不自覺現實是無法察覺的改變,由一個便當看出一個人的弱點是相當不值得的代價,現實中貪小便一的人所在多有,社會中許多的人在吃自助餐的時候,無視別人的存在,盡情糟蹋吃不完的食物,就是貪心使然,貪讓人只看到自己的存在,瞋讓人只知道自己的偉大,痴讓人執迷不悟,電影中的貪便宜男老師成為一種標的,讓觀眾看得咬牙切齒,這只是一種明喻,每個人多少都是如此,程度差別而已,電影所導致的反省功能是普遍的傳播價值,如果能喻這種功能,種種社會亂象也許有改善的可能。(程予誠,2013/6/7)

About tea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