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艦獵殺令》 角色眾多的飆戲

《潛艦獵殺令》(Hunter Killer)是2018年美國動作驚悚片,改編唐·凱思(Don Keith)及喬治·華萊士(George Wallace)創作的2012年小說《Firing Point》。故事描述美國潛艇指揮官和海豹部隊將合力救出被囚禁的俄羅斯總統。

20

這部潛艦電影是一部非常大場面的電影,也由於角色太多,而減弱了許多角色的個性與能力,交叉剪接的處理,在不斷陷入絕境的劇情與熱血的情感塑造中,由於在交戰時刻,潛艦上的氣氛通常不會太緊繃,因此海陸雙線之間的切換便非常重要。可惜這些角色實在沒有給予太多發揮空間,當激動浮誇的少將演技碰上欲引發戰端,時而又主張先發制人的反覆上將,就徹底地變成一個典型的軍人與政客間的角力,但並無對錯,但相對情緒則不能延伸。艦長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決策者,但其實劇中每一個角色都有非常強烈的個性與主張。相對的蘇俄潛艦艦長及總統角色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相對的他們的戲份就比較弱。

8

例如參謀本部的主席將軍對於戰爭逼近的警覺性與敏感性,讓他角色呈現一個高度緊張張力的一個氣氛中,另外一個海軍負責的少將,他在授命去部署下屬去執行解救任務的時候,他也有非常強烈的演技與想法,同樣的海豹四個人的組長,也是非常具有責任感的軍人,他在最後的時候不捨弟兄而回去,也突顯了美國覺得訓練的嚴格與同袍親情,因此都重要,也都不重要,削弱了艦長主角的吸引力。

5

故事賣點

好劇本的第一要素是開場的前三分鐘必須要吸引觀眾。《潛艦獵殺令》故事一開始,從美國一艘「獵殺型潛艦」坦帕灣號,在俄國巴倫支海域執行任務,跟蹤一艘俄國阿庫拉級潛艦,結果見到阿庫拉級潛艦莫名爆炸,接著自身就被魚雷攻擊,沉沒海底。這是潛艦題材的戰爭電影,劇中安排設計的劇情與世界局勢的變化,列出第三次世界大戰可能引爆的因子,在詭譎多變的背景下,一旦有人純心挑撥美俄關係,那戰爭一觸即發,核戰危機極有可能,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自然需要有英雄來解危,而此次這個英雄,臨時空降至阿肯色號的艦長角色,就是全劇的關鍵人物,而這角色由硬漢、英雄氣魄的傑瑞德巴特勒飾演,格外有魅力。

12

這部電影令人想起了1995年上映《赤色風暴》(Crimson Tide)這部老片,也是艦長與副艦長之間的一個領導上的問題,但是,記得這部片子當初在拍攝的時候有很強烈的戲劇效果,因為角色很簡單,狀況很簡單,衝突也很簡單,因此很刺激。故事是講一夥俄羅斯軍事極端分子發動政變並控制了一個核飛彈發射架,威脅如果美國或俄羅斯任何一方膽敢強攻,就將對美國或日本發動核打擊並引發核戰爭。由兩位得過奧斯卡獎的男演員金·哈克曼和丹佐·華盛頓分別扮演美國海軍俄亥俄級核潛艇阿拉巴馬號的艦長和副艦長。於是描述阿拉巴馬號艇長和副艇長間對是否應發射核彈進行打擊所持的不同意見的衝突。這是以冷戰時期為背景的美國電影,上映後在商業和專業評價兩方面都獲得了成功,全球票房收入超過1.57億美元,相當於預算的3倍,並在第68屆學院獎角逐中獲剪輯、音效、音效剪輯3項提名。為影片譜曲的漢斯·季默也因雄壯激昂的主題音樂獲得了一座葛萊美獎。

28

較之前述電影,這部《潛艦獵殺令》片中談領導統御其實是很弱的,其實是講軍人的服從天性,不管事美國或是蘇俄都如此。

電影的意義應該是具時代性,當川普向全世界經濟宣戰的時候,同時也在強調美國霸權的時候,因此這部電影就突顯了海上霸權的重要性,由於近來亞洲海面上的紛爭,這部美國電影的海上衝突,突顯了美國人海上勢力的霸權,其中幾個鏡頭與場面,其實是讓觀眾看軍艦內部與海底的各種場面,開場的北極風光的確也相當的震撼。

27

這部電影一定是美國國防部授權好萊塢去拍攝的電影,眾所周知美國好萊塢與美國海軍部、特戰部或空軍部、其他的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都有密切的合作關係,他們不只得到美國政府軍方的資源拍攝電影,相對的許多故事情節也都是來自於美國軍方故意釋出的故事,主要是凸顯美國軍人的精神及借機培養美國人的愛國心,這種情況有點類似於中國大陸的近期電影《戰狼》系列的情況是一樣的,因此看到這個兩個大強權一個是《戰狼》,一個是《潛艦獵殺令》的兩方軍人在這方面的服從與執著,不知是否會助長國際軍事力量的霸權?

4

About teacher